重拾剔透的记忆碎片 体验南宁非主流玩法|大美中国
2019-04-22 15:54:50 来源:   责任编辑:   

作为广西壮族自治区的首府,南宁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绚烂的民族风情,和深厚的历史文化闻名于世。它地处热带和亚热带的交界处,北回归线穿域而过。加之自治区与越南领土接壤,因此,南宁也成为一座面向东盟的“桥头堡”城市。每天下午六点,一趟T8701次国际列车从南宁火车站驶出。它会穿过漫长的南方国境线,最终抵达越南的首都河内。

中越两国的唇齿相依,造就了一段段恩怨情仇的历史。那骇人听闻的邕州大屠杀,便被埋葬在金狮巷的苏缄纪念碑下。历史是云烟,火车是特色,南宁的有趣之处又岂止于此。喜爱美食之人,会从中山路流连之后,在建政路的夜市上忘返。这条美食街上遍布着会玩的南宁本地人,和吃不完的南宁特色小食。等你离开的时候,定会懊丧自己为什么只有一个胃。

本期凤凰网旅游《大美中国》,让我们跟着特约撰稿人巴伐利亚酒神探访一条不寻常的南宁游历之路,和老南宁人重拾一系列剔透的记忆碎片。

图、文:巴伐利亚酒

南宁的美食天堂,夜宵之魂建政路

想不到,抵达南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吃。但又有什么稀奇呢?民以食为天,想了解一座城市,从当地人的餐桌开始是最适合不过了的。有人说,建政路是把老南宁养活的一条街,多少老南宁把对美食的挚爱都留在了这里。

这条路不似外地游客常去的中山路美食街,也不像金狮巷那样,充满历史的变迁和现代的重叠,在这里,更多的是市井文化的生机勃勃。

不要被白天的建政路欺骗了。从清晨至午后,这里多是买菜的老人,他们操着一口纯正的南宁白话与菜贩子们讨价还价。邻里街坊在这里打个照面,寒暄几句,又开始为自家张罗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


华灯初上,建政路的精髓才逐渐显露出来。菜市场逐渐散去,夜市轮番开张,随着寻觅美食的饕客们接踵而至,这条街成了一场流动的盛宴。而被人津津乐道的建政路美食,是这场盛宴里当之无愧的主角。

既然是夜市,作为中国版“深夜食堂”里必不可缺的烧烤,便是最不可错过的类目。在南宁烧烤中,烤鱼腩绝对是个中翘楚。鱼腩是鱼身上最嫩、最柔软的部位,广东话里称其为"啖啖肉",意味每一块都是净肉。南宁人对鱼腩的喜爱不亚于广东人,鱼腩煲、煎鱼腩、炸鱼腩、烤鱼腩,给他们一份鱼腩,便能还你一次难忘的味蕾体验。

我总是把“人为刀殂,我为鱼肉”中的鱼肉记成鱼腩。大概是喜欢观看足球比赛的缘故,那种任人宰割的弱队总是被无情地形容为“鱼腩”——又软又好捏。只是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一天,鱼身上这个腥味十足的部位,居然也能教我如痴如醉。


当地人推荐的烤鱼腩,刚一入口便征服了我。天啊,怎么这口感如此熟悉呢?再吃几口,终于想明白这是为何了,它让我回忆起童年时代的小确幸:吃一次母亲炸的猪油渣子。别说,这鱼腩被烧烤以后的味道,真的与猪油渣特别像。但从营养角度看,鱼腩富含蛋白质、脂肪和矿物质,远比猪油渣更健康。趁着肚子还有容量,赶紧再多吃几串好了。

建政路上有一种诱人的香气,来源于牛杂与卤汁的交融。而后来每每想到这份香气,我的口腔肌肉便不自觉抽搐起来。

要说把牛杂做得好吃的,还真得佩服两广人。建政路的黄记老牌牛杂店,是一个绝对值得你排半小时队等待的地方。店里的牛杂、萝卜与特别调制的广西辣酱是绝配,对于一个重口味的人而言,体验一种如升级打怪式的“越吃越辣”,绝对是一件如同乘坐云霄飞车般的刺激事儿。最后的最后,不是你征服它,就是它征服你。


来到建政路,必要尝一份刚出炉的卷筒粉。哪家寻常小店外排队最长的,便是“甘家老牌卷筒粉”,招牌后面还紧跟着一串蓝字:“建政路第一家”,自豪感十足。

朋友捧着刚出炉的卷筒粉,招呼我坐到对面的排档里。简陋的桌椅,不管你是什么来头的宾客,都必须在它面前“卑躬屈膝”。作为一个胖子,的确会倍感憋屈。但刚吃第一口,松软又爽滑的口感,很快让自己忘却了一切烦恼。“怎么这么好吃啊?!”赶紧又吃了第二口,好像在咀嚼一只大号的广东肠粉,保你吃过瘾。

朋友赶紧说:“慢慢吃哈,我叫了好几种呢。有肉杂的,素杂的,还有鸡蛋素杂的。”


所谓肉杂,就是一种猪肉辅以豆角、胡萝卜和木耳等素菜的卷筒粉。而素杂,即没有肉的那种。一只刚刚做好的卷筒粉,从外观上看,就像一只白白嫩嫩的煎饼果子,皮薄且极富通透感,散发出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力。但一入口,却相当有嚼劲,显得筋道十足。

不知不觉,越吃越够味,那些黄皮酱、番茄酱、花生碎、生抽及辣椒酱等酱料军团开始火力全开,使得卷筒粉由小清新般的爽滑,逐渐演变成层次感多样的一道特色美食。有几分先礼后兵的意思:先用柔顺来麻痹你,继而释放出强大的后劲儿,最后让你欲罢不能。

除此以外,老牌的油条豆浆、各种卤水小吃、凉菜,都令我们感慨:为什么人只有一个胃?

想起了一句玩笑话:从建政路出来的,没有一个瘦子。

千年前的恩怨纠葛,关停的民族商场

南方城市的突然降温,往往比北方更显阴郁。南宁昏沉的天空下,棕榈树也变得意志消沉起来,所谓的亚热带风情,早已荡然无存。

为了取离开南宁的国际列车车票,我来到“嘉士摩根大厦”,这座建筑让人联想起香港的重庆大厦,有些逼仄的紧张感。很难说清楚大楼里藏匿了多少主打越南旅游的旅行社。电梯门打开时,里面如同囚笼般挤满了人和行李。

尽快办完事,回到南宁繁华的闹市区,由兴宁路步行街拐入金狮巷。南宁市打造的“三街两巷”历史文化街区,在今年春节期间刚对市民开放。这里保存了一片清代的岭南民居建筑,多为硬山顶砖木结构。但不少房屋由于重新翻修,反而失去了原有的古朴韵味。


在城隍庙的身后,苏缄遇难遗址和石碑,庄严地立于一座高台之上,警示着每一个过往的行人。据文献记载,早在公元239年就有了城隍庙。自宋代后,城隍便被人格化了,很多殉国而死的忠烈被封为本城城隍。《宋史·苏缄传》记载:“缄殉节于邕州,交州人呼为苏城隍。”

苏缄何许人也?北宋时期的邕州(今南宁)知州,福建晋江人士。

据《宋史纪事本末》记载,1075年12月,交趾(今越南)大军入侵。一路势如破竹,兵临邕州城下。苏缄作为统帅,宁死不降,率领全城军民,英勇抗击。面对李常杰的10万大军,苏缄的4000军民注定落一个以卵击石的命运。

然而,邕州守军却在弹尽粮绝、水源中断和疫病肆虐的绝境下,整整坚守了42天。1076年正月十一日,邕州沦陷。苏缄及全家36人,纵入火中,壮烈殉国。交趾人寻苏缄不得,便开启了屠杀模式:他们将邕州付之一炬,并丢下了5.8万具尸体……

在冷兵器时代,但凡一座城市在围城战中表现的愈加顽强,它所遭遇的报复便会有多么血腥。当我在敲打这些文字时,耳畔似乎仍能感受到那个下午的凄风冷雨。我们历史课本上记录的北宋,是一个热爱和平,不爱打仗的好孩子。

事实上,它总是不断地被北方的大辽和金国骚扰,并在一番军事冲突之日,积极寻求谈判。很少有人注意到南方边境线上,也曾发生过如此惨烈的局部战争。邕州大屠杀,或许是南宁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邕州沦陷,朝野震惊。宋神宗很快动员军队,组织反击。这就是历史上的“宋越熙宁战争”,同时也是大宋时期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尽管这种称谓横看竖看都有几分讽刺意义。

越南人善于使用战象,一度让宋军十分被动。在邕州围城战期间,无路可退的苏缄部队,共计杀伤越军1.5万人,并歼灭了大量战象。

宋军实施反击之后,很快进入榔县与门州(金谅山省同登市西北)境内,与越军的王牌——大象部队进行了一番激烈的厮杀,有以下文字为证:“宋军至决里隘,越军列象阵阻击,宋军持强弩猛射,以长刀砍象鼻,象受惊向后而奔,反而殃及越军,越军溃退。”寥寥数语,生动异常。钩镰枪可以别马腿,继而大破连环马。长刀砍象鼻,使大象自乱阵脚,宋军这招真是够狠的。想起《三国演义》中,魏延遭遇骑大象的蛮王兀突骨,刚一交锋,便被杀得落花流水。在这方面,显然宋军更为狡猾。


在南宁的时候,有幸邂逅了尚未关停的民族商场。

那是老南宁心目中的“淘货圣地”,据说当地人买过的光盘、DVD、游戏机……十有八九来自民族商场。据资料显示,民族商场于1989年8月18日开业,是当时南宁最大的综合性商场,总建筑面积达2.8万平方千米。


外地人会津津乐道于它的全个体化经营,也会在这种把相对高档的商品摆地摊一般来卖的做法面前十分震惊,但这些都掺杂了太多外来人的猎奇成分。真正之于本地人,民族商场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综合性商场,是让一代代南宁人留下许多美好回忆的见证者。

好多人家里的音响和唱片都是从这里一件件搬过去的,好多人身上的衣服也是从这里买的。除去普通家庭会购买的音响、耳机、电脑器材和钟表等商品,这里也贩售不少KTV、歌舞厅等地的使用器材。你随处都能看到旋转的球灯,把七彩的光芒照射在天花板和隔壁大爷的脸上。


不知哪家商店的音响里,突然传来的伍佰的《坚强的理由》,刹那间仿佛坠入了《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场景里。在一个如此“硬核”的民族商场,倒是有几分莫名其妙的应景。


2019年2月28日,这座整整经营了30年的商场正式关停,取而代之的,将是一座全新的新时代民族广场。这唯一一次意外探寻,竟然成为我和这座老民族商场的某种告别仪式,遗憾的是这一切在当时都还浑然不知。

搭乘通往越南首都的国际列车

离开南宁的方式有些特别。既不是坐飞机,也不是坐高铁,更不是坐汽车。显然,那就只有坐火车了。但即便是坐火车,这趟火车也有别于普通的特快和慢车。它是一趟地地道道的国际列车——我要从南宁站,搭乘T8701次列车,前往越南河内的嘉林火车站。


在国内,有许多边境城市的铁路通往异国他乡,你可以搭乘火车完成出国的愿望。比如和蒙古接壤的二连浩特,和俄罗斯接壤的满洲里和绥芬河,和朝鲜接壤的丹东,当然也包括和越南接壤的广西凭祥。第二次特金会,朝鲜领导人便是从南宁经凭祥抵达了越南。

南宁至越南河内的国际列车,自2009年1月1日开行,全程396公里。T8701次列车每天下午18:05始发,次日上午6:30到达。在火车上单程的时间是12小时25分,火车在越方境内停留15小时50分。

这趟T8701过境是在夜间,中途需要下2次车,一次是在凭祥火车站,通过凭祥口岸办理出境手续,一次是在越南谅山车站,办完入境手续后,更换登上越南的列车。


坐火车出国旅行,可以感受一次慢慢接近于边境线,再慢慢离开边境线的乐趣,与搭飞机只能从一个国家的海关到另一个国家的海关相比,这样的旅行显然更教人难以忘怀。

既然中国有如此便捷的铁路资源,何不利用火车来完成真正意义上的“跨越国境”呢?到了南宁,不妨感受一次坐火车出国旅行的体验。

南宁2日游

DAY 1:酒店——建政路步行街品尝美食

DAY 2:民族商场(旧址)——兴宁步行街——金狮巷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