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桥
2019-04-25 08:11:20 肖兴金来源: 永安市融媒体中心  责任编辑: 阿仁  

溪南村,是一个四面环山的盆地,河流纵横交错,水量充沛被称为鱼米之乡,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村庄有三条河流,最大的那条由西至东贯穿整个村庄称大溪;另一条称小溪,又因上游经皇历村也有人称之为皇历溪,流到村中并入大溪;还有一条更小由北向南河道弯弯曲曲流入大溪称曲溪,曲溪经村庄的河道在上个世纪70年代人为改造直了。河多,桥多,桥是人们来往的通道。

儿时,大溪只有村东一座横跨南北两岸的简易木桥,三个桥墩,所谓桥墩是竖着两根木头锲入河底,下方稍宽,上方稍窄呈梯形;桥面是三根固定并排很长的木头连着4节,没有护栏。南岸的桥头的区域叫下城,故称下城桥。在上个世纪中期村唯一的一家供销社代销店就在下城的桥头,全村约2000的人口的生活日用品都在代销店购买。我家在大溪的北岸,我经常帮家里去买盐、打酱油往返于这座桥,走在桥上战战兢兢的。稍大一些还在读小学时,暑假我就参加生产队力所能及的的劳动,生产队购买化肥要从5公里外挑回来,“送公粮”要挑到5公里距离的粮站。过桥时前要先看一看有没有人迎面从桥过来,避免走到桥中间无法避让;我经常是挑到桥头把担子放下休息一会儿,担心挑到桥当中肩膀酸痛忍受不了走不到对岸以防发生意外。走到中间时桥身有些颤动,眼睛往下看,望着那奔腾的河水,头一阵眩晕,两腿颤抖如履薄冰。当走过了桥时如释重负。

后来村里通车了,但因为大溪没有公路桥只通车到村东——下城。村民为了拖拉机和板车过桥通行,在一年的夏季下大雨桥被发洪水冲走后,重新架桥时桥墩是先打木桩再用竹片绕木桩围成圆柱,然后圆柱内填满石头;在桥墩上并列架几根比较粗的木头作为桥梁,木板横铺在木梁上面用铁钉固定着。桥面宽了,虽然承载不了汽车重量,但是拖拉机、板车可以通行,减轻了村民只靠肩膀挑的劳动强度。然这样的桥墩相对矮,又占河床面积大影响桥下河水通畅,一场大雨洪水把桥冲走了。经几次架了,又几次被水冲走,耗工耗木料。于是又改为架原先最简易的那种木桥。

在我的记忆中,每每下大雨发洪水时,人们以桥墩作为参照物观察河床水位涨了多少,关注大溪桥会不会被洪水冲走,大溪桥曽多次被洪水冲毁。而这座桥又是几个村的人们外出必经之路。要是桥被洪水冲走,之后几天就阻隔了人们南来北往,水位退到一定程度可以坐竹筏让老艄公摆渡过河。水位继续退,退到日常位置,桥又没有及时架起来,人们会就近取材找些大石头在河床浅滩铺设搭石,在中间水域深的地方架两根木头方便于大人暂时往来。大家都知道这样过河危险,也就格外小心翼翼,更不容许小孩子过河。

20世纪80年代,溪南村的人民终于盼来了公路桥通车,这座公路桥修建在原本木桥不远地方,用石料作为主要建筑材料的三孔实腹拱桥。后来,村自筹资金在大溪上游居民集中居住地又修建了钢筋水泥混泥土桥,现如今大溪、小溪、曲溪的拱桥或钢筋水泥混泥土桥全村有十几座,良好路桥状况,方便了人们出行往来,提高了生产力,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


故乡桥的蜕变,是故乡人们衣食住行沧桑变化的缩影,折射出中国改革开放40年巨变。抚今追昔,怎么不令人感慨呢?


图片精选

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