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众
2019-04-26 10:12:04 李祖仁来源: 永安市融媒体中心  责任编辑: 阿仁  

于暮春小巷里,一窗晚雨。独自操刀刻“慎众”,以应友人之嘱。

先哲曰:修身贵慎独。独居独处时,需要自知,自明,自律,自觉。然而,生活于尘世中,不得不随众,不得不从众。君子慎独,亦需慎众。慎独,之于他人是坦荡,之于自己,则为心安。于见贤思贤之时,也要有见不贤而内自省之意识。

世间忧喜无定。内不欺己,外不欺人,上不欺天。古人说:“自修之道,莫难于养心;养心之难,又在慎独。”君子自守,众处守口,独处守心,既要慎独,也要慎众。 慎众,慎的是从众,深处群体之中,要时刻怀揣警觉之心,不被环境所染,不被情绪所惑,不被氛围所乱,出淤泥而不染,方显做人之大智慧。曾国藩告诫:“利可共而不可独,谋可寡而不可众”。

古来,慎独;今昔,慎众。尘世喧嚣,物欲横流,慎独是人们追求之境界。慎独,乃一种清明之境界,慎众亦是一种高尚之情操。生活中无端之盲从,只会让人找不到自己的航向,失去原来之自我。个性之独立乃敢于跳脱大众之言语与行为,说出怀疑和不同之思考方式,而不是沉默、逃避或明哲保身。

于时光深处,沏一老枞,赏一印石,守一份宁静。丁敬有诗曰:“古人篆刻思离群,舒卷浑同岭上云”。艺术创作不可随大流,要保持自己的理智与沉静。当今书坛充斥的皆为技术之喧嚣,皆是形式拔节之声音。创作看似以最个人的表达方式,写的却是公共性与主流性。审美之麻木与疲劳、精神与情感的衰退,意味着当代书法普遍匮乏超越精神。情感需要一个净化之空间,使之得以认识自己的处境。一味于书法创作中反对精神之追问,只会导致一种新的浅薄。从众心理实为一种信仰缺乏之表现,信仰之缺失导致人们盲目地崇拜。

险艰自得力,金石不随波。静坐刊石,很平常。真正深刻的表达,当为生命打开一个自我写意之空间。于尘世之中参悟冥思,见不贤而内省乃上上之策。(李祖仁)



图片精选

11111